陕西工人报:薛红娟散文《圆了父母的首都梦》
时间:2018-10-23点击量:2440 单位:党群工作部 作者:薛红娟 文章字符数: 1824 分享到:

首都北京,对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父母来说,有着一份特殊的意义。“多会咱也去北京看看”,是我在儿时听父亲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父亲祖辈都是农民,兄弟姐妹5人,在父亲两岁的时候爷爷就因病去世了,全靠奶奶一人辛苦拉扯大五个子女。父母一辈子都是节俭辛劳的,对于家境不宽裕的他们来说,去北京看看,那就是一种信仰,念叨念叨,却遥不可及。

“改革开放”一词对父母来说,他们理解不了,但他们却能感受到改革开放后,日子越来越好,周围人的笑容越来越多。习惯了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让父亲不敢相信的是,对他这个农民家庭来说,2000年家里安装了电话,2001年女儿有了手机,给家里买了21寸电视机,2011年女儿有了自己的车。“才几年功夫,房子、车子都有了!这日子就是好啊!还是碰上了好时代啊!”父亲这朴素的话语中,是对美好生活的赞美,更是对这些巨大变化的肯定。

父母向往去首都的梦一直未曾改变。我决定一定要圆他们的梦,当试图带着他们出去旅行时,却总因各种缘由未能成行。现在归咎起来,终究是父母不愿意花那一份他们认为的“冤枉钱”。我把去北京的来回车票和酒店提前订好,把几张付款的电子凭证拿给父亲看时,父亲生气的眼睛里闪过了老小孩的喜悦和期待,尽管他们佯装生气的表情依旧挂在脸上,但此次北京之行还是成了。

在北京的第一天,父母第一次坐地铁,他们显露出孩童般无知可爱的神态。他们对急匆匆走路的人群,对一趟趟风驰电掣的列车,充满了好奇,他们搞不清这地下乘车怎么能如此先进。当列车来后,母亲、孩子和我全部上了车,而父亲却因为动作迟缓没有挤上去。再加上父亲不小心将自己的老年手机掉在地上导致无法使用,因而失去了联系。

此时的父亲,以为地铁站和汽车站、火车站一样,按照他的理解,地铁全程都在这里管理,于是他找到了地铁广播室,意思是让帮忙找人。可广播员不知道父亲的表述是错误的,广播了几次当然是徒劳无功。父亲又去找地铁工作人员,年轻的女工作人员面对一个走失的老人,同情心使热心增加了几分,“大爷,你们一家是要去哪儿?”父亲说,“准备去鸟巢看看。”女工作人员道,“大爷,这趟列车终点站就是鸟巢,您要不再次乘车,在终点站下车,估计你们家人都在那等您呢。”父亲想了半天,说:“谢谢您,我再想想,想想。”

回过身他又向一些乘客、工作人员打问,他说不清家人现在在哪,鸟巢在哪,有多远,自然来去匆匆的人们也无法帮他解决问题。父亲茫然的举措引起了一个老干部形象的同龄人的关注,也许同龄人最了解同龄人,老干部同情又不留情地说,你瞎折腾啥呀,在哪儿下车,就站在哪等着,你家人肯定会返回来找你的。父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老干部突然又说,你为什么不和家人电话联系呢?父亲怯怯地说,手机掉地上摔坏了,不能用了。他好像犯错的孩子,又怕被别人笑话。所幸父亲还牢牢熟记女儿的电话号码,老干部拿起自己的手机替父亲拨通了我的电话,你父亲在木樨地站,你们过来接他吧!就在刚才乘车的那个区域。电话挂了,父亲终于松了一口气,连连感谢老干部。

一番波折,一场等待,终于团聚了。

这些经历都是后来父亲笑着讲给我的,自此父亲见了熟人就讲他这段经历,总是感叹道:首都真大,地上有车,地下还有车,先进得很,时代真不一样了,咱农村人还是要多出去走走啊,不然到了大城市都找不到路。

在北京的五天里,父亲都坚持和我一起在景点排队购票,每次我让他在旁边休息时,他就拍拍胸脯说我不累。景区里他和母亲背着从老家带的桃子和苹果,说是饿了能充饥,主要是腾出时间多看看北京。在颐和园里我们坐在石墩上休息,父亲像个孩子一样精力无穷,不时地和孙女说要好好学习到北京上大学之类的话,“果果,你看你现在生活的时代多好啊,爷爷也赶上了这个好时代。”父亲一脸的自豪,使得皱纹更加凸显了,黝黑的脸显得黑中带亮。

再后来,听老家的邻居们说,父亲逢人就聊去北京的所见所感,只要家里来人,肯定会拿出冲洗的照片让人家看,还在旁边神采飞扬地炫耀自己的见闻。因为去了趟北京他是自豪的,也是幸福的。

是啊,对父母来说这是幸福的一趟出行,圆了他们的一个梦,我知道父母一辈的梦就是追求幸福生活的梦,圆了梦的父母是幸福的。而我幸福的是在父母还能走动的时候,带着他们走出家乡,看看这个时代的变迁和伟大。

编辑:李建军